图林漫步 | 藏书何必要看完?

2018-02-28阅读
//5b0988e595225.cdn.sohucs.com/images/20180228/3f74847656b04c50b60d6ad10ad5bb69.jpeg

【作者】陈伟军 遂溪县审计局

朋友蔡先生是南方某大学的文学博士,爱读书,喜庋藏,家里四壁皆书,书架从地面一直顶到天花板,架子上密密麻麻地陈列着传统的经、史、子、集基本典籍。一日上午,我拜访蔡先生,在他的书架前翻这看那,跟他谈买书、谈书价、谈读书、谈包书、谈爱书、谈借书……感觉颇为投机。到了中午,蔡先生挽留我吃午饭。席间,他提出一个问题:“在我家聊了半天,你为什么不问我‘这些书你都看完了吗’? ”

蔡先生原在上海某学校教书,调来南方这座城市已有四五年。因家里书多,来探访他的客人,每每感到惊诧。他们的表现大多是这样: 先是失声惊叫:“哇,有么多书啊! ”继而提问:“这些书,你都看完了吗? ”紧接着又是一句:“既然都看不完,你买那么多书干什么呢? ”弄得蔡先生尴尬非常,不知如何回答。这次我到蔡先生家,跟他无所拘束地闲聊,却自始至终绝口不提“你买的书是否看完”,因此,他深感意外,就在吃饭的时候向我提起这个问题。

我回答说:“这个还用问吗?你的书没有看完嘛。如果能够看完,你家里的书就不会这么多了。说到古代某某人好学,也就是说他勤奋读书,终日手不释卷,可是他未必能读完家里的书。”他点头称许。接着,我列举了几个“书多没有看完”的显著例子:清代袁枚,年轻时没钱买书,借来的书很快就看完了。“通籍(做官)后,俸去书来,落落大满,素灰时蒙卷轴”,他的书也就看不完了, 所以他才感叹地说“书非借不可读”。许广平回忆鲁迅时说:先生喜欢买书,有些书买回来后,只是翻了一下就包扎起来,堆放在角落里,不再看。季羡林在《读书》杂志上发表文章,其中有一句话:“《四库全书总目》,我敢说看过不少……”这样重要的目录专著,他也没有看完。说明古今文人学士,只要家里藏书多,要他读完那是不可能,也是没有必要的。

蔡先生听了这番话,颇为赞同,他高兴地说:“来这座城市好几年, 听到如此有见解的话,还是第一次呢。”

此事令我突发奇想:一个人拥有一座大山,山里有广袤的森林,有丰富的矿藏,有各种各样的飞禽走兽,有旖旎无限的自然风光……这个人可以上山拾柴打草,可以伐木砍树,可以开采矿藏,可以观赏飞禽走兽、自然风光……没有必要在乎山上的树木能否被砍完,矿藏是否被开发净尽,禽兽是否被捕捉完毕……家里的藏书就是这样,它有如一座广袤无垠的宝藏,里面有日月星辰、江河湖海、名山大川、森林草原、鸟兽虫鱼,此外还有帝王将相、才子佳人、百工医卜、传奇故事、逸闻旧典……书中的宝藏取之不尽、用之不竭,何必在乎这座“书山”何时才能够开发利用完毕呢? 明白此理,就知道所谓“既然看不完,何必要买那么多? ”这样的问题不仅幼稚可笑,而且是大谬不然的。

来源:图书馆报

人文之

Powered by 搜狐快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