图林漫步 | 图书馆员下乡记

2018-02-07阅读
//5b0988e595225.cdn.sohucs.com/images/20180207/31117457b8ba4020a14b88de625f6947.jpeg

【本文作者】七色花 沂水县图书馆

作为基层万能的图书馆员,自然是要做好阵地服务(流通图书),也得做好送书下乡扶贫(农家书屋),还要接到下乡通知后,能立刻提起书包、装上材料,去和老百姓“心连心”。

屈指一算,我们图书馆参加县里的“干部联系群众结亲连心”活动,居然有五年了。第一次下乡是2013年过年之前,每个职工分一个提包、一个笔记本、30多户群众的人名信息。我去的河南村,老百姓在忙着磨豆腐、烙煎饼、赶集办年货,不忙的人聚在堂屋里围着火炉打牌,玩那种很小的花纸牌。年后回来,说是下乡分片分错了! 年前的走访不算数,图书馆人员被划到河北村去了。

接下来的几年,我们每年都在元旦之前下乡一次,给每户送一张新年年画,送去县政府对群众的感谢、慰问之情。年画印刷得很好,纸张大气,图案漂亮,有时候印的是农民画,有时候是生肖庆年,下端带着日历表。听说这一张年画,成本就得一元多钱。我县是人口大县,有人口30余万户,每户分一张年画,这样算下来,每年光年画这一项支出, 这得花费多少钱啊?!

除了年画,还有下乡用的书包、笔记本、各种印刷材料,也是一笔不小的支出。

刚开始下乡时,我们对地形不熟,镇里联系村里,村支部书记再找村委成员,妇女主任啊,保管员啊,会计啊,领着我们下村。村

委成员也很忙,不是每次都有空。一回生两回熟,走过几次之后,我们学了一项窍门, 就是——自己画地图。画上街道、小巷,把村民姓名抄在地图上。这样下乡,一个人完全就能搞定, 不用非得等着村干部陪同。

下村入户这种事,那是相当锻炼人。除了体力、脚力,在街上碰到村民,要大胆主动问路,人家知道的一般都会告诉我,有人还会热情地领路,到要去的哪巷哪家去。入户了,嘴巴还要甜,嗓门要大,大爷大娘大叔婶子的,要主动称呼,礼多人不怪。再就是入户前要大声吆喝一下,很多人在大门口或天井里养狗,护家看院,我得站住防备一下,听到狗叫,主人就知道来生人了。

有次下乡,村里恰好有老人去世,正好是文化系统一名下乡男同志的联系户。他二话没说,买了一刀烧纸送去。大家都说这小伙子会办事,懂礼数。

村里的老百姓大多很热情。我们图书馆职工近20名,每人有30多户群众名额,基本上包括了河北村的所有人口。去的次数多了,村民各家的子女情况,谁家和谁家是父子关系,哪些是兄弟关系,有了大概了解。老百姓呢,热情地拿凳子让我们坐,让我们喝水,留下来吃饭,或者拿出自家种的苹果,让我们别客气,吃个苹果拉拉呱。

我碰到一个大娘,每次去就喊我,“哎呦,女状元啊,真好啊,你又来送年画了,哎呦……”她一喊我心里就发毛,这大娘真是神神叨叨的!

我同事云大姐,下乡更是驾轻就熟,和老百姓打成一片。她的联系户里, 多是年轻人, 好沟通,留守在家的小媳妇们、嫂子们, 女人之间家长里短,有共同话题。有次云大姐外套湿了,就先晾在老百姓家里,等着走的时候再拿。

我们甚至每个人手机里都存了村支部书记的电话,遇到什么搞不清的,就打电话,找书记问问。

经常有干部下乡,比如驻村的扶贫第一书记下乡,大学生假期社会调查,干部联系群众等。老百姓也常常搞不懂来的是哪一拨。有时候碰到我们,还以为是大学生搞社会调查呢。哪里是大学生? 我们这分明是图书馆员的田野调查。

对村里改变大的,还是扶贫资金和项目的引进。这几年,河北村里有了光伏发电、养羊厂、扶贫贷款, 搞得户户通水泥路、粉刷文化墙、治理洪水冲毁的河坝。几家破屋漏天的困难户,通过危房改造建了新房子。这些大大小小的项目, 哪一项也不与图书馆有关。

我们就是下乡客串一下,发一下年画,溜溜腿, 看看乡村景观。同样是发年画,到村委里,大喇叭一广播,每户分一张,岂不是更直接?

来源:图书馆报

图片来源于网络

Powered by 搜狐快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