图林漫步 | 图书馆:士别三日,刮目相看

2018-02-23阅读
//5b0988e595225.cdn.sohucs.com/images/20180223/7c71bad371044ea8bddd23bdc9aaaf6d.jpeg

小女儿一有空闲时间,就背起笔记本电脑往图书馆里跑。问其缘由,她说:“图书馆里氛围好,有利于学习。”

我印象中的图书馆还是四五十年前的样子:偏僻,简陋。较之于现在互联网的方便及时,实体图书馆里的图书虽多但并不新,因此觉得除了借一些网上没有的书,没有必要去。

青山遮不住,毕竟东流去。受小女儿的影响,还是去了一段时间县图书馆。士别三日,当刮目相看,图书馆的变化也是日新月异:干净、安静、高雅,一以贯之,与时俱进。

我最早去的图书馆,是1965年9月开始就读泗阳中学高中时的图书馆。它在泗阳中学唯一的一座楼上,阅览室、借书处、藏书处,几乎占了整整的一层。那个时候好像没有分什么理科、文科的说法,老师一样的教,同学们一样的学。到了图书馆阅览室,如同高尔基的名言那样:我扑在书上,就像饥饿的人扑在面包上。只要有报纸杂志浏览,有书籍借阅,就十分兴奋。不分班级,不分学科,不分彼此,来的都是同学,大家悄悄地安静地浏览、阅读、记笔记,来不及看的,就借回去到教室或者宿舍看。那个年代的县图书馆,似乎也不比泗阳中学的图书馆强多少。

后来去的图书馆是1969年开始光顾的甘肃省图书馆和兰州市图书馆。它们的规模和藏书量,可谓蔚为大观。想的到的图书有,想不到的图书也有。我就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那样,除了一个“傻”字, 再也没有更恰当的字眼来形容了。

上个世纪80年代的省委党校图书馆,学术著作和期刊最为丰富。除此之外,里面的一个最大特点是可以看“党刊”。说是党刊,大量是一些最高发到省军级的文件,和一些内部刊物。看惯了这些东西,再回到县里的工作单位,就像瞎子和聋子一样。我习惯性地想看看发到单位的文件,管文件的同志坚持要我说出文件的名称,才能决定我有无资格看。我说只要我有资格看的,都想看一看,结果是什么文件都不让看。

2006年开始编纂《泗阳县军事志》,到泗阳中学图书馆借阅到的历史、地理方面的图书资料很多。图书馆的规模、设施和老师的数量、质量都有了很大的提高,耳目为之一新。

近一个月来到县图书馆,深有感触,深有所得。图书馆的建筑、铭牌、设施、网络、藏书、环境、管理等等,令人叹为观止,乐不思蜀。我最常去的地方是一楼的阅览室。这里的报纸杂志门类众多,井然有序。前来阅览的上到拄着拐杖、坐着轮椅的耄耋老人,下到豆蔻年华的中小学生,穿着工作服的务工人员也常有光顾者。无论老幼,不分蓝白,莫不手不释卷,目不旁顾,孜孜以求,谦谦如也。

最令人动情的是西二楼的自修室,它使我想到了西南联大,想到了那句名言:“国家灭亡了,可以复兴;文化灭亡了,就真的完蛋了! ”自修室里基本上都是大学层次的青年才俊,他们阅读的多是考研、读研、考职、晋职的资料性图书。这里的开放时间比起阅览室更长,除了夜晚的几个小时外,几乎都可以在那里自修。由此我想到了颜真卿的《劝学》诗:“三更灯火五更鸡,正是男儿读书时。黑发不知勤学早,白首方悔读书迟。”想到了抗清名将金正希所作的名联:“有志者,事竟成,破釜沉舟,百二秦关终属楚;苦心人,天不负,卧薪尝胆,三千越甲可吞吴。”后生可畏,来日可期。

2002年11月,党的十六大发出“建设学习型社会”的号召。2006年,中宣部等部门作出了关于开展“全民阅读” 活动的倡导和安排。2012年12月,党的十八大报告将“开展全民阅读活动”作为丰富人民精神文化生活的重要途径,纳入推进社会主义文化强国建设的战略部署。

2017年10月召开的十九大,把“坚定文化自信,推动社会主义文化繁荣兴盛”作为一个重要任务提出来。指出:“文化是一个国家、一个民族的灵魂。文化兴国运兴,文化强民族强。”2017年11月4日,《公共图书馆法》获得通过,2018年1月1日正式实施。

作为文化重要载体的图书,作为文化重要阵地的图书馆,承载着重要的使命。作为文化的传承者、建设者、享受者,能够在图书馆里的氛围中学习、写作,如入芝兰之室,久而不闻其香,与之化矣!

来源:图书馆报

人文之

国内统一刊号:CN11-0126

国内邮发代号:1-88

国外邮发代号:W4993

Powered by 搜狐快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