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家访谈 | 金融学者王一跨界解读《红楼梦》

2018-02-09阅读
//5b0988e595225.cdn.sohucs.com/images/20180209/c1ea17f2b40745659068b7574d49b74c.jpeg

进入专业图书馆界交流平台,分享交流一手馆情

【记者】叶梓

王一,投资人,SWG投资公司总裁,本科就读于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,后获得伦敦政治与经济学院金融与经济学硕士学位。王一先生近十年来以全新的视角、科学的考证探索《红楼梦》结局,曾在《博览群书》发表《我为何判定刘姥姥是西王母》一文,引发读者广泛热议以及红学界的激烈辩论。

2017年12月他的新作《红楼探玉》由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出版,书中归纳了王一先生对《红楼梦》的主要探轶成果,王一先生也对关于《红楼梦》的相关问题给出了解答。

Q

《红楼梦》是一部传世佳作。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阅读《红楼梦》,并对它产生研究兴趣的?

王一:

说实话,我本来不懂得欣赏《红楼梦》。家里书多,我小学的时候就把中外名著翻得差不多了,唯一没看完的就是《红楼梦》,因为这书太琐碎、太深闺,家长里短,谁吃了什么、谁用了什么,看着看着就睡着了。但是后来再读《红楼梦》,才发现这可是一部奇书。它实际上是一座迷宫。几乎所有的家长里短、琐碎细节竟然都是有隐含意义的。

人名有暗示、地名有暗示、灯谜里有暗示、诗词里有暗示、戏曲里有暗示,到处都是暗示,到处都有隐喻。就拿喝茶来说,喝的每种茶都有典故,茶名有典故,茶具有典故,泡茶的水有典故,喝茶的地方也有典故。这些典故不仅具有丰富的文化和历史内涵,而且还暗示每个人物的身份和命运,真的让人叹为观止!

《红楼梦》虽然没能完整地流传下来,但也正是因为曹雪芹在文字中留下了丰富的典故和预示,使得破解《红楼梦》的结局成为可能。所以对我来说本来是无聊琐碎的细节,突然变成了侦破案件的一个个小线索。这些看似无关的细节一下子变得重要,阅读《红楼梦》就不仅仅是文学鉴赏了,还增加了一个侦探推理的过程,非常新鲜有趣!

大约在十年前,我开始利用闲散时间搜集线索, 一年前推理出《红楼梦》的大致结局,并破解了红学五大悬案,《红楼探玉》一书总结了主要的推理结果。

Q

对于《红楼梦》这本书,您最喜欢它的哪一方面?

王一:

在四大名著当中,《红楼梦》对人性的剖析最深入、最多面,而且能够从不同阶层的视角进行观察。除了描写贾府的穷奢极欲,从刘姥姥嘴里,你能听到乡下人荒年吃树皮。从芳官身上,你能看到穷人如何卖儿卖女。从香菱的经历,你能知道人贩子在那时候也是十分猖獗。这些都是康乾盛世当中的市井民情。

曹雪芹没有写什么康熙大帝、孝庄秘史,而是通过闺阁小事、言谈话语,反映了当时各个角落的社会现实,描写了贵族阶层和劳苦大众的生活现状。这种现实主义的写作风格是我非常推崇的。也正是因为曹雪芹的悲天悯人,让我自然把《红楼梦》排在四大名著之首。前八十回的《红楼梦》则绝对称得上是世界名著,其艺术成就、人文价值都可以媲美《悲惨世界》等近代世界名作。当然除此之外,《红楼梦》还包罗万象,涉及历史、政治、民俗、礼仪、诗词、戏曲等方面,每个方面都有宝贵的文化价值。

Q

作为金融学者研究《红楼梦》,您认为您有什么不同之处? 能否举例说明一下?

王一:

我是清华大学本科、伦敦经济学院硕士,学的分别是经济和金融。跨界研究《红楼梦》,有一个好处是没包袱。我开始研究的时候没有成见,对所有人的观点都平等看待。但凡有一点道理的论点,我都会标记成“存疑”。我读过一些红学著作,红学家们大都是文科背景,在文学内涵的解读上非常高明,但有时候在逻辑上有些欠缺。

比如有人推断林黛玉是投湖死的,就因为一个论据——林黛玉别号潇湘妃子,而潇湘妃子是投水死的。但如果仔细琢磨,这个“弱结论”与书中许多其他细节都是矛盾的,比如林黛玉嫌水脏,再比如大观园水深不足1.5米,根本淹不死人。对,大观园水深确实不足1.5米,这在我的《红楼探玉》里有详细论证。所以说,要想得到一个严谨的结论,不仅要找到支持它的论据,而还要看有没有别的论据与它相矛盾。只有当一个假设能够完美解释书中所有细节,没有明显的逻辑硬伤,这个假设才能成为合理的推论。

再比如“金麒麟伏白首双星”,有人认为这预示着贾宝玉和史湘云将来会在一起,但这又和史湘云的独孤终老的判词不符了。怎么解释这个矛盾呢? 要解决这个问题,就必须理解“白首双星”的典故出处。我是外行人,但我会搜索,我在网上查遍了古诗词里的“双星”,发现根本没有两个老寿星的意思,“双星”都是指牛郎织女星,形容的不是团聚,而是分离。实际上,“白首双星”这四个字应该是典出《长生殿》,预示的就是史湘云和卫若兰的婚后分离。“潇湘妃子”也另有深意,这些在《红楼探玉》里都有更详细的解释。

就拿林黛玉和薛宝钗之间的关系来说吧。脂砚斋的批语曾说:“钗玉名虽二个,人却一身。”她说,薛宝钗和林黛玉名字虽然不同,但她们其实是一个人。两个人是一个人?这怎么可能?红学家们对此给出过很多牵强的解释,说这是因为林黛玉和薛宝钗性格互补啦、两个人后来和好啦之类的。但要是仅仅是互补、和好,直接说闺蜜不就行了,何必说两个人是一个人呢?

我比较认死理儿。心想万一这两个人真的是一个人呢? 如果真是一个人,会是怎样的情节呢?对此,传统的红学家们可能想都不敢想。但当我认真琢磨这个关键问题的时候,《红楼梦》迷宫的机关就慢慢打开了……熟悉《红楼梦》的读者应该知道,林黛玉前世是绛珠仙草,受到神瑛侍者的灌溉,才修成女体,成了仙。后来绛珠仙子来到人间化身林黛玉,就是为了报答神瑛侍者前世的灌溉之德,要把一生的眼泪还给神瑛侍者的化身贾宝玉。

假如薛宝钗和林黛玉真的是同一个人, 是不是说薛宝钗也是绛珠草呢? 看,薛宝钗的薛字,不就是草字头吗? 薛宝钗住在蘅芜苑,竟然也是三个草字头!有人会说,林黛玉爱哭,符合绛珠仙子还泪的特征, 但薛宝钗不爱哭啊,等等。薛宝钗真的没哭过吗?查查原文,才发现薛宝钗不仅哭过,而且就是为贾宝玉哭的,还哭了一整夜!

薛宝钗真的是绛珠草吗? 还有什么论据呢?真是这样的话,为什么要安排两个人都是绛珠草呢?曹雪芹有什么目的呢?这些在《红楼探玉》中都有详细的解答。

Q

在书中您用“推理破案”的方法来解密《红楼梦》,关于这一点,您可以具体讲一讲吗?

王一:

我喜欢看推理小说,特别是阿加莎·克里斯蒂的作品,我几乎都看了。看了她的一半作品以后,再读她的其他作品的时候,不用等大神探波罗宣布凶手,我都能猜出个八九不离十。

因为阿加莎有个写作诀窍,就是隐藏的关系。比如两个人是旧情人,书开始的时候她瞒着读者,只给些暗示,直到最后才公布。而这个隐藏的关系往往是破案的关键,也能很好地解释杀人动机。

《红楼梦》也是如此,书中就有不少隐藏关系。最重要的就是林黛玉和薛宝钗之间的关系。大家都知道林黛玉和薛宝钗一开始是情敌,后来两人和好了。但林黛玉和薛宝钗之间其实还有一层隐秘的关系,而这层关系是破解《红楼梦》迷宫的关键。

Q

您在书中指出刘姥姥是非常关键、“指迷津”的真神“西王母”,肩负着重要的救赎任务,请问您这个有趣的理论是怎么推导出来的?

王一:

过去常有一种惯性思维,认为神仙都是高大上的人物,因为中国的皇帝都自封天子,都被赋予了神格。但曹雪芹不这么看,他觉得真神在底层人当中。一个社会对待底层人的态度,就是这个社会对待神的态度。如果不敬神、不顾天理,就一定会遭殃。所以,曹雪芹笔下的神仙是癞头和尚、跛足道人,他们破衣烂衫,居无定所,都是贫贱不堪的人。

刘姥姥也是如此,她穷得不行,到贾家来求接济,但她实际上是“王母娘娘”,只是这个神仙身份曹雪芹没明说,在前八十回里隐藏得很深。我最早怀疑刘姥姥是神仙,是因为她的“特异功能”。首先,刘姥姥给贾家讲了一个故事,刚说到柴草,贾府马上就失火了。接着,王熙凤的女儿大姐儿生病了,刘姥姥说可能是大姐儿撞剋到什么神了,结果王熙凤一翻书才发现当日果然有花神,然后她们祭拜了一下,大姐儿的病竟然就好了! 还有,刘姥姥竟然说出了林黛玉和大姐儿的命运。一个贫穷的农家老妇,竟然能说柴引火、眼辨花神,还能预知人物命运,这些“特异功能”让我总觉得很诡异。

更让人起疑心的,是刘姥姥给大姐儿起了“巧姐”这个名字。巧姐出生于七月初七,这个名字对应的是织女。那么,能给织女起名字的是不是只有王母娘娘呢?我查了一下,辈分也对,刘姥姥年纪虽大,但刚好比巧姐大一辈儿。接下来,我又找到了众多细节,都指向一个结论——刘姥姥就是西王母,也就是王母娘娘。曹雪芹把真神的形象赋予贫贱之人,是非常值得我们深思的。

Q

对于《红楼梦》的核心人物贾宝玉,您有怎样的理解?

王一:

贾宝玉是一个很复杂的人物,他有一个重要的性格特点,就是博爱。他体贴弱势群体,穷人和女子。贾宝玉喜欢女孩子们,不仅有荷尔蒙的因素,更重要的是他体谅这些女子的不易。

像晴雯这种孤儿,被人卖到贾府做奴,当成赚钱工具,等被贾府打发出去了,则是死路一条。这些女子地位低下, 但贾宝玉不仅没有在她们面前使主子脾气,反而平等地善待这些人、尊重这些人,尽可能地呵护她们。

但贾宝玉又是懦弱的、无力的。他虽然有同情心、同理心,但是往往解决不了什么问题。

金钏儿受不了王夫人的羞辱,投井了,宝玉不敢跟母亲大人争,只能溜出去祭拜祭拜。晴雯被诬陷、驱逐后病死,宝玉也不敢跟母亲大人吵,只能自己写了篇悼文,焚香祭拜。

贾宝玉既不能阻止悲剧的发生,事后也缺乏反抗精神,这其实体现了中国历代文人的悲情主义和无力感。他们能做的,不是抗争,而是逃避。他们知道什么是对的,但是没有勇气去做。

来源:图书馆报